11

🍵慢慢更

俺打不开AO3 但是我很想看牢狱之栽(撞墙

【仙流】聚会

流川向来不喜欢参加什么聚会派对,人声嘈杂乱哄哄的,还不如呆在家里睡觉。但迫于无奈被彩子拉来,流川安安静静陷在沙发里,拿着一杯果汁时不时喝上一小口。

樱木手里捏着纸牌一只脚踩在沙发上大喊大叫,结果脑袋上结结实实挨了赤木一拳,彩子和晴子凑在一起笑得正欢,三井笑嘻嘻地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,一旁的眼镜兄慌里慌张地想要制止。

流川颇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味道,一言不发看着他们。

几分钟后门铃声响起,流川抢先一步起身开门。

“仙道?”流川看清来人顿时有些疑惑。

对方笑着扬了扬手中的外卖盒,“三井前辈叫我来的,刚刚在鱼柱前辈店里。”

“快进来啊。我叫仙道来的,怕流川无聊。”三井握着酒瓶冲这边喊。

此言一出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明白了。被灌醉的樱木大咧咧躺在沙发上。呆头呆脑的流川不懂,难道前辈要叫仙道来陪自己打球吗?

好在大家很快便带过了这个话题,流川也不想追究,仍旧坐在沙发上。表面波澜不惊,其实心跳已经逐渐加快。每次碰到仙道,都会觉得局促不安,稍微搭话小心脏就要跳出胸膛了。或许这就是那群叽叽喳喳的女生念叨的‘暗恋’吧。流川越想越奇怪,自己十几岁以来第一次出现这样莫名其妙的心理,有点烦躁,干脆躺下背对着仙道装睡。

按平时来讲,一躺下困意便会翻涌而来,今天却奇怪,脑海里反复浮现仙道欠揍的渣男笑容,想睡也睡不着。

正在流川烦躁的时候,感觉自己后背被戳了一下。

转过身刚想发火,恰好对上仙道灿烂笑容,明晃晃的。对方笑着问道,:

“吃烧烤吗?”

小狐狸想发火也没地方发,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不吃。”

“那要不要喝点果汁?”

“不要,喝过了。”流川不知道怎么面对他,干脆又转了回去。

想想都觉得好烦。

“帮我拿下电话。”

“流川,你妈给你发了个视频电话。”仙道递过桌上流川叮咚作响的手机,憋笑道。

流川的手机壁纸是前两次一对一时偷拍的仙道,落日时分,少年背光站在篮筐下撩起衣服下摆擦汗,下面几块腹肌清晰可见。

流川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二话不说匆匆忙忙跑到二楼接电话。

流川妈妈打来只不过问问儿子什么时候回家,没几分钟就挂断了。流川深吸了一口气,正准备下楼,却发现仙道站在他身后。

“那张照片什么时候拍的?”仙道笑着问。

“不记得了。”流川别过脸撒谎。

仙道他泛红的耳廓几秒,突然问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来参加吗?”

流川很诚实地摇了摇头。

“我原来没打算过来,在店里帮忙,但是前辈告诉我你也有来。”

流川愣住,“什么意思?”

仙道无奈地笑了笑,伸出双臂将流川圈在自己怀里,“小笨蛋,我的意思是,我喜欢你,懂了吗?”

End

懒惰是人类的本性(所以不想码字…

想到Dear Rukawa了

【仙流】补个车

骚话仙道x主动小流

上次发的被屏蔽了(´-`)

【仙流】富士山下

*⚠️无脑产物


“你想去富士山吗?”


仙道面对流川冷不丁抛出的问题有些没回过神,“怎么突然想去那里了?”


“刚刚好看到旅游攻略”流川冲他扬了扬手机屏幕。


“笨蛋,我就是东京人,用不着攻略。”仙道笑着捏了捏流川的鼻子。


流川觉得有道理,点点头又继续刷手机。


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?”


流川回头,正对上仙道带笑的双眼。


“后天。”




富士山,他前几年去过的。


仙道有些头疼,他不想再回忆那段恋情,他也并未告诉过流川。最担心的还是这次一去,触景生情。现在仿佛已经感觉到心口微微的酸涩感。


两人收拾好行李搭上回国的飞机,和流川来到美国后,似乎很久未踏上日本的土地了。在飞机上,仙道对流川仍是无微不至。拿毛毯果汁,要牵手入睡。流川一边暗骂他白痴,一边和他十指相扣。


仙道父母去机场迎接二人,嘘寒问暖,做了一桌菜。吃完饭被拉着聊天到深夜,聊完回到仙道房间,洗漱完便睡下。流川隐隐约约觉得仙道并没有很开心,同床异梦。


第二天便去了富士山。山顶间有积累泛着白光,山尖隐藏在大片云雾当中。


富士山虽美,流川却觉得怪异。纵使他并非心思细腻的人,也察觉仙道的不对劲。


他偶尔会一个人站在窗边抽烟,眼底蕴含着流川读不懂的情绪。做事时会走神,神情仍旧漫不经心却多了几分疏离感,不像往日那般话多逗自己玩。流川不打算过问仙道,他明白仙道向来有自己的想法。


仙道的记忆如海浪翻涌而来。


仙道会想起那个剪着利落短发的女生,站在海边,一只手压着帽檐,海风微微吹起她的裙摆。他明白自己从未真正放下过她。仙道有些恍惚,既然心里还留有她的一席之地,为什么还要答应流川?他和流川最近常常相对无言,对视几秒默契地各自移开视线。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和流川解释,就选择这样放任自己的情感随意流露。


行程的最后一日清晨,房间空荡荡只余仙道一个人。仙道摇摇晃晃走到摊开的行李箱前,流川的衣物用品都被带走,箱子顿时空了一半。


仙道像是自嘲般笑了笑,又躺回床上。




END

“有人终生怀念某一年的夏天。”

每天和某橘聊天都在疯狂造梗:-D

【仙流】Paris

凌晨时分,流川起身。

透过法式的小格木窗,他看见有些灰暗的天空,远处有淡淡山影。迷迷糊糊地下床,赤脚踩在房间木板上发出轻微的吱呀声。流川下意识回头看向仍熟睡的仙道,在微弱光线中,仙道的俊脸被投上方格状的阴影,像小孩一样睡觉时嘴巴微张,流川曾经偷偷拍过照片,不过仙道并不知道。

流川走进附属卫生间洗了把脸。

两个人在那个夏天确定关系,但最后流川没有去美国,而是和仙道一起来到巴黎这座浪漫的西方城市。想想或许是早有打算,仙道在大学时期修了一门法语。当仙道问及流川的意见时,他毫不犹豫地同意了。流川对仙道的依赖已经超出自己的预想,如果分别也会在深夜抱着枕头思念仙道有力的臂膀,他并不希望和仙道分居两地,既然条件允许,他定然会和仙道一起。


回想起和仙道的点点滴滴,大学时期住宿,也会偷偷跑到仙道宿舍,同宿舍的室友开放友好,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。后来就有些后悔了,每天早起看着两个约莫一米九的男人相拥在单人床上,流川的脑袋枕在仙道胸肌上。室友陆陆续续出门后两个人方才醒来,没课的早晨就腻在一起,偶尔也去去图书馆,更经常是在篮球场上一对一。


被表白的那个夜晚,他偶然在街上碰见仙道。两个人顺路走了一段,到了十字路口,仙道突然笑着问他喜不喜欢自己。流川有些恍神,应了一句我也不知道。仙道又讲,“是吗,我可是很喜欢你呀。”流川手里的金属易拉罐都被捂出体温了。


最后自己被拉入了仙道的怀抱,稀里糊涂成了他的男朋友。一谈就谈到现在,两个人都二十六七的年纪。

静谧的房间只听见两人平稳的呼吸和空调运作发出的细微声响。

流川轻压在仙道身上,仙道轻轻“唔”了一声,迷迷糊糊睁开眼又闭上,下意识抱住流川。熟悉的气息顿时将流川包裹,他双手捧着仙道的脸,直直贴上他的唇瓣,带着薄茧的手探入仙道的上衣,一点一点向下。仙道被吻得措不及防,抓住流川想要点火的小手,舌头灵活撬开他齿关,一步一步向内探,鼻尖相抵,鼻息交融。

“天还没亮就要做什么?”仙道一边揉着流川的头发一边问。

“没……”流川困得不想讲话,只一个字之后就没声了。

在微微发明的天色中,流川搂着仙道再次沉沉睡去。在垂着雪白纱幔的大床上,他清晰地感觉到怀中人的存在。是属于他的仙道。

天边即将堆积起大片朝霞,在红与橙的交叠晕染当中,巴黎又将迎来一个明亮蓬勃的夏日。


cr.rel_luu

我咋搜不到这个太太的🔞小号!!!!